关于我们
公司简介 股东介绍 企业愿景 联系我们
公司资讯
公司新闻 公示公告 行业动态
公司业务
重点业务领域 主要业务模式 特色优势 业务案例
党的建设
最新动态 党史学习教育
企业文化
企业形象 员工风采
人力资源
人才结构 人才提升 人才招聘

首页 > 公司资讯 > 行业动态

资管之石或可攻玉 另辟蹊径指点迷津

作者: 发布时间:

2008年银行系金租入场后,类信贷业务蓬勃发展开启了租赁业十年的繁荣之旅,再加上期间营改增的制度红利,“人少钱多”成为一直较为低调的租赁业的真实写照。截至目前,租赁业已是69家金租、1万多家商租,资产规模6万亿的重要金融力量。

与2016年、2017年动辄30%、50%甚至100%的利润、资产规模增速相比,2018年上半年,租赁公司可谓一夜入冬。从披露的包括工银金租等18家金租的2018半年报来看,净利润均为负增长,资产规模均为个位数或负增长,大多数商租处境则更为艰难。货币流动性的收紧,导致租赁公司期限错配风险的陡然加大,负债端呈现融资难、融资贵的局面;企业违约的频现、平台融资合规风险和信用风险的攀升,使得租赁公司传统资产配置信仰动摇。

尽管传统的地方政府融资平台业务仍有空间,但租赁公司如何依靠自身禀赋进行专业化定位和经营,在当下更为紧迫;随着资产规模的扩张,租赁资产流转与资金优化配置及成为重要议题;银行未来仍将是租赁业最重要的资金来源,新形势下租赁公司如何继续对接各类融资产品亦是租赁业的核心关切。

平台业务思辨

地方政府融资平台一直是金租、大中型商租的重要配置资产类别,但随着地方政府债务风险的加大,监管对平台融资政策口径持续收紧。

但从以下三个方面看,平台业务仍有配置的窗口期和开展的现实条件:

一是国家防范发生系统性风险的底线要求。类平台企业各类融资余额体量巨大,虽然中办、国务院指导意见允许严重资不抵债平台破产,但大面积的违约并不现实。因此,政策才会在严控平台的贷款同时,也要求有保有压,保证部分合规业务的开展。

二是从目前违约的情况来看,平台业务只出现了少量违约,且多数为财政较薄弱的地区,但风险总体可控;

三是需求旺盛,条件优厚。在现金流吃紧情况下,平台企业对担保条件、价格、期限接受度越来越高,这也进一步降低了业务风险。

但整体形势严控情况下,并不意味着就可以像以往一样大干快上,平台的选择、项目的甄别尤为重要:

首先是平台的层级,省级、省会城市级仍是关注的热点,区县级和落后地区地市级则要谨慎介入。同时要关注报表的存货、现金、应收账款,特别是土地资源的获得性,对应的资产总量与负债是否匹配;

其次在类平台中,可以重点关注有现金流的平台,主要是供应自来水、污水处理或者其他垄断资源类平台业务。很多地方政府在加杠杆过程当中也利用了这类平台间接融资,只要没有太过度,用时间来匹配风险仍然可控;

再次是租赁公司再融资安排方面,通过同业合作的模式如收益权转让、转租赁、杠杆租赁等,实现资金、资产的优化配置。

专业化路径探析

融资租赁要走与银行差异化的业务发展道路,就要从单纯融资投放、收取租金、赚息差模式转变到通过租赁增值服务为客户赋能,反过来融入客户或者租赁公司从事的细分行业,真正提高客户黏性。 事实上,走专业化、市场化路线,对于部分央企、国企背景的租赁公司而言也是不得已而为之,因为对于系统内的企业资金成本很低,系统内租赁公司也无法匹配或者收益较低,例如中广核租赁、中铁金控租赁等。但该类租赁公司依靠股东的背景和资源却可快速建立相关行业的专业化能力。

那么,对于租赁公司尤其是商租而言,专业化经营有哪些路径可以依赖?具体而言有以下四个方面:

第一,抓项目实体,融物化。当前,租赁公司多跟“信用好”的大企业、大平台玩,但租赁物作为融资租赁风控的根本和底线,其意义没有体现,只有跟融物更紧密结合,租赁公司才能加强对设备租赁相关的产业、技术、前景、市场等各方面要素的持续跟踪、研究,形成这一领域的专业经营能力。

第二,降低集中度。中小企业是融资租赁业务容量最大、需求最频繁的群体,更有利于融资租赁企业培养自已的长期客户群;中小企业数量众多,涉及行业广泛,更有利于租赁公司选取适合方向,提升自身专业化经营水平。

第三,投租联动。以投资眼光来看租赁物选取、租赁项目风险及收益;在融物化和中小化水平达到一定高度时,租赁的投资化特质将更容易得到发挥,如进行结构化融资、大型设备的经营租赁、参与基金和PPP等实业投资、投资建设与专业化相关的项目等,以获取更高的投资化收益。

投租联动一般分为两种,一种是以投带租,通过财务投资进入企业带动后续融资租赁业务,适用于租赁公司集中授信的强势企业客户;一种是以租带投,通过债权融资的缓冲期去更好的观察企业经营,如果利润持续增长的话,就可用债转股的形式实现投资,前期放融资租赁款的时候便会锁定未来的投资成本。

第四,产融结合+风险管理。产融结合亦是统一监管格局下租赁公司的现实选择;风险管理则包括客户甄别、系统性风险判断、运营风险控制、项目实质判断等全面资产管理范畴。

租赁公司的专业化实际是产业化,通过打通产业链、深入产业实现专业化,这对产业人员的数量要求是巨大的,不是几十人、几百人,可能是几千人,通过在细分领域和区域专业化人员相当规模的配置,才有可能形成产业服务能力。

同业合作现状与构想

融资租赁市场参与主体已达万余家,但行业整体渗透率和杠杆率均较低,各家企业的发展需求呈现多元化,同业合作空间巨大。当租赁公司形成有一定差异化之后,交易变成必然,大金租、小金租,大商租、小商租之间,都有受让和转让的需求。但资产交易只有同业认同你的资产以后,这个行业才能真正发展。

资产受让方的动机包括:一是规模扩张需求;二是资产配置需求。只做一两个门类的商租,在各类风险叠加的时候容易出现问题,因此稍具规模的商租都有多元化配置的需求。而资产转让方的转让原因则包监管要求、调整报表、降低杠杆、融资渠道收紧等。

尽管需求迫切,但租赁同业合作仍面临两大困难:一方面,租赁资产是非标准化债权资产,融资租赁交易特点呈现为“一个标的物、两个合同、至少三方当事人”,特别是租赁物通常情况下也是非标准化的;另一方面,租赁资产交易难以标准化,一是租赁资产多权分立(可交易的租赁资产,包括转让方基于租赁合同和/或担保合同享有的租赁资产收益权、租赁债权、担保权利和其他相关权益),二是各家租赁企业从底层资产合同条款到内部会计确认原则等方面存在不同。

租赁资产的多样性又导致了基于其交易的复杂性和不确定性,加之租赁同业之间并无如银行同业般的互信基础,导致难以形成相对标准的交易模式。也就是说,如果只有专业性但没有“好爸爸”的情况下,要通过资产转出实现融资较难。

因此在租赁法还没有出台的情况下,当前基于法人信用的资产交易业务仍是主要的交易模式。从中长期来看,主流模式则是对可流转资产形成买断,具体包括:买入适合的目标资产,通过交易结构设计实现资产持续流转;引入票据背书的做法,实现后手资产受让方对前手任一资产转让方的追索;建立租赁行业资产流转平台。租赁行业目前还是小行业,第一步需要租赁公司之间能够建立相互授信的基础,未来才有可能发展到单一的登记市场或交易平台。

此外,根据我国商业银行现行的“权重法”监管指标,商业银行对金融租赁公司贷款风险权重的指标为100%,致使金融租赁公司银行贷款成本较高;此外,金融租赁公司之间相互拆借也需按100%权重计入风险加权资产,同样加大了金融租赁公司的资金成本。但是,商业银行对我国其它商业银行债权的风险权重为25%,其中原始期限三个月以内(含)债权的风险权重为20%。

如若未来商业银行对金租、金租对金租(商租)的风险权重可以降为25%或者50%,将大大节约租赁公司资本,提高经营杠杆率,租赁同业合作也将获得更大的增长空间。

融资渠道解析

租赁公司的主要融资渠道为银行,但不同的租赁公司、不同的融资产品,又对应不同的银行部门,主要有:金融同业部、资产管理部、对公部门。

银行金融同业部作为金租最主要的资金来源,产品主要为纯信用的同业借款,也包括金租ABS和金融债投资。一般而言,银行金融同业部对金租的授信主要依赖四个要素:一是股东背景,;二是盈利能力;三是风控水平;四是负债水平。

银行资产管理部的表外资金与金融同业部类似,主要业务为与金租的同业借款,也包括ABS和金融债投资,不过,资管部会也会配置少量商租的ABS资产。但在资管新规和理财子公司管理办法落地的当下,产品形态、配置比例、配置偏好等也将发生变化。

银行对公部门对租赁公司(商租)的综合授信产品主要包括流动资金贷款和应收账款质押融资(保理),流贷目前各行普遍收紧,另外因为用途限制等原因,与租赁资产投放的节奏也不匹配,应用较少;因此,大多通过保理形式提款。此外还包括通过内保外贷形式为租赁公司举借外债。

除银行外,信托公司也是商租的重要资金渠道之一,主要产品包括租赁资产收益权转让、租赁资产转让与回购、Pre-ABS、ABS发行载体、通道等。租赁公司其他融资渠道还包括保险机构、P2P等。